您的當前位置:全部分類圖書 > 歷史 > 中國史 > 中國通史

萬歷十五年/黃仁宇作品系列

作者:黃仁宇 出版社:三聯書店
定 價
售 價
配送至
收貨地址
其他地址
數量
-
+
服務
  • 出版社:三聯書店
  • ISBN:9787108009821
  • 作者:黃仁宇
  • 頁數:320
  • 出版日期:2006-06-01
  • 印刷日期:2016-02-01
  • 包裝:平裝
  • 開本:32開
  • 版次:2
  • 印次:43
  • 字數:209千字
  • 《萬歷十五年》自出版后即成為一本長銷不衰的經典歷史著作。書名雖為萬歷十五年,然而其內容卻俯瞰了整個明朝的興衰,并且告訴我們與以往歷史書中不同的海瑞、張居正……讀黃仁宇的書,你會深刻體會“歷史給人以智慧”!
    《萬歷十五年》(1587, 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)是黃仁宇的一部明史研究專著。1587年,在西歐歷**為西班牙艦隊全部出動征英的前一年。當年,在明朝發生了若干為歷史學家所易于忽視的事件。這些事件,表面看來雖似末端小節,但實質上卻是以前發生大事的癥結,也是將在以后掀起波瀾的機緣。其間關系因果,恰為歷史的重點。其著作主旨在書中末段看出:“當一個人口眾多的**,各人行動全憑儒家簡單粗淺而又無法固定的原則所限制,而法律又缺乏創造性,則其社會發展的程度,必然受到限制。即便是宗旨善良,也不能補助技術之不及。”
  • 明萬歷十五年,即公元1587年,在中國歷史上原 本是極其普通的年份。作者以該年前后的史事件及生 活在那個時代的人物為中心,抽絲剝繭,梳理了中國 傳統社會管理層面存在的種種問題,并在此基礎上探 索現代中國應當涉取的經驗和教訓。作者黃仁宇以其 “大歷史”觀而聞名于世,本書中這一觀念初露頭角 ,“敘事不妨細致,但是結論卻要看遠不顧近”。《 萬歷十五年》自80年代初在中國大陸出版以來,好評 如潮,在學術界和文化界有廣泛的影響。 這本《萬歷十五年》,意在說明16世紀中國社會 的傳統的歷史背景,也就是尚未與世界潮流沖突時的 側面形態。有了這樣一個歷史的大失敗,就可以保證 沖突既開,恢復故態決無可能,因之而給中國留下了 一個翻天覆地、徹底創造歷史的機緣。
  • 自序
    **章 萬歷皇帝
    第二章 首輔申時行
    第三章 世間已無張居正
    第四章 活著的祖宗
    第五章 海瑞——古怪的模范官僚
    第六章 戚繼光——孤獨的將領
    第七章 李贄——自相沖突的哲學家
    參考書目
    附錄一
    附錄二
    《萬歷十五年》和我的“大”歷史觀
  • 公元1587年,在中國為明萬歷十五年,論干支則 為丁亥,屬豬。當日四海升平,全年并無大事可敘, 縱是氣候有點反常,夏季北京缺雨,五六月間時疫流 行,旱情延及山東,南直隸卻又因降雨過多而患水, 入秋之后山西又有地震,但這種小災小患,以我國幅 員之大,似乎年年在所不免。只要小事未曾釀成大災 ,也就無關宏旨。總之,在歷**,萬歷十五年實為 平平淡淡的一年。
    既然如此,著者又何以把《萬歷十五年》題作書 名來寫這樣一本專著呢? 1587年,在西歐歷**為西班牙艦隊全部出動征 英的前一年。當年,在我國的朝廷上發生了若干為歷 史學家所易于忽視的事件。這些事件,表面看來雖似 末端小節,但實質上卻是以前發生大事的癥結,也是 將在以后掀起波瀾的機緣。其問關系因果,恰為歷史 的重點。
    由于表面看來是末端小節,我們的論述也無妨從 小事開始。
    這一年陽歷的3月2日,北京城內街道兩邊的冰雪 尚未解凍。天氣雖然不算酷寒,但樹枝還沒有發芽, 不是戶外活動的良好季節。然而在當日的午餐時分, 大街上卻熙熙攘攘。原來是消息傳來,皇帝陛下要舉 行午朝大典,文武百官不敢怠慢,立即奔赴皇城。乘 轎的**官員,還有機會在轎中整理冠帶;徒步的低 級官員,從六部衙門到皇城,路程逾一里有半,抵達 時喘息未定j也就顧不得再在外表上細加整飾了。
    站在大明門前守衛的禁衛軍,事先也沒有接到有 關的命令,但看到大批盛裝的官員來臨,也就以為確 系舉行大典,因而未加詢問。進大明門即為皇城。文 武百官看到端門午門之前氣氛平靜,城樓上下也無朝 會的跡象,既無幾案,站隊點名的御史和御前侍衛“ 大漢將軍”也不見蹤影,不免心中揣測,互相詢問: 所謂午朝是否訛傳? 近侍宦官宣布了確切消息,皇帝陛下并未召集午 朝,官員們也就相繼退散。驚魂既定,這空穴來風的 午朝事件不免成為交談議論的話題:這謠傳從何而來 ,全體官員數以千計而均受騙上當,實在令人大惑不 解。
    對于這一頗帶戲劇性的事件,萬歷皇帝本來大可 付諸一笑。但一經考慮到此事有損朝廷體統,他就決 定不能等閑視之。就在官員們交談議論之際,一道圣 旨已由執掌文書的宦官傳到內閣,大意是:**午間 之事,實與禮部及鴻臚寺職責攸關。禮部掌擬具儀注 ,鴻臚寺掌領督演習。該二衙門明知午朝大典已經多 年未曾舉行,決無在儀注未備之時,倉卒傳喚百官之 理。是以其他衙門既已以訛傳誤,該二衙門自當立即 阻止。既未阻止,即系玩忽職守,著從尚書、寺卿以 下官員各罰俸兩月,并仍須查明究系何人首先訛傳具 奏。
    禮部的調查毫無結果,于是只能回奏:當時眾口 相傳,首先訛傳者無法查明。為了使這些昏昏然的官 員知所儆戒,皇帝把罰俸的范圍由禮部、鴻臚寺擴大 到了全部在京供職的官員。
    P1-2
  • 編輯推薦語
  • 內容提要
  • 目錄
  • 精彩試讀
同乐城登录